搜游播 > 时尚娱乐 > > 从祝英台到王昭君杨贵妃 陈钢如何用音乐写“情”

从祝英台到王昭君杨贵妃 陈钢如何用音乐写“情”

2020-11-11 16:37:23来源:网络
  “梁祝的精神是什么?破茧成蝶,不断破茧成蝶,所以我必须有一个破茧成蝶的新作品,展现我的现状和现在的追求。”作曲家陈刚说。
  为了与60年前的“梁祝”相呼应,陈刚创作了一首交响诗《哀思——杨贵妃霓裳里之歌》。这部2019年出版的新作,通过昆曲与交响乐的融合,描绘了杨贵妃与唐明煌的生死爱情。
  10月18日,陈刚将在商阴歌剧院举行交响乐音乐会。除了钢琴协奏曲《良渚》和小提琴协奏曲《王昭君》外,陈刚还将演唱《爱的悲伤——霓裳李歌杨贵妃》。
  其实,早在十年前,陈刚就想为杨贵妃写一部清唱剧。他碰巧看了一场歌剧。一个女人打电话给她的爱人,想重温他们的爱情,然后吵了起来。”那时,我以为一个人会唱歌剧。我写了一部独唱清唱剧,这个人是杨贵妃,背景是马伟毅,她回顾了她在马伟毅的爱情和生活。”
  如何写出独特的风味?他想到了昆曲。
  “昆曲之美令人陶醉。水磨腔就像水磨年糕,让人死而复生。京剧全是帝王将领,昆曲才华横溢。所以说到爱情,昆曲是唯一的。”
  然而,昆曲也有其局限性。为了顺应现代审美,陈刚提出了交响乐思想。昆曲是最精致、最美味的艺术,交响乐是最宏大、最具表现力的艺术。现代美学需要这种碰撞。
  真正促使他写作的是曹可凡在上海昆剧团女演员沈其丽的陪同下创作的昆曲剧目。沈品莉唱了一首《梦》。陈刚发现她不仅会唱昆曲,还会唱越剧和平潭。她很能干。”突然间,“爱情战争”的念头来了。我想写一个大的!它既不是昆曲,也不是交响乐。这是一个新的航母。”
  从《舞宴》到《奇变》、《玉葬》,陈刚概括了三个部分,沈翠莉是昆曲的主唱。
  在第一部分中,杨的歌舞表演在戏剧部分,这是一个很少使用的悲剧性曲调。
  ”杨贵妃三次喊“陛下”。临死前,她叫“三郎”。最悲惨的声音传了出来。这也是音乐的高潮,“
  ”在老基地过了几个秋天,鸳鸯墓终于变成了一座荒山。”陈刚唱完最后一句话后,要求沈品李一步步走下去。当她走到舞台边缘时,乐队“框架”的锤子感觉像是一个震动。
  三者如何统一?他用了引言,结尾前后呼应,都是一句“如果两人相爱很久,那就不是在早晚了”。陈刚的父亲生前喜欢用西戏的曲调唱这句话。父亲去世后,母亲常唱这首歌,而他的思想一直在转,只是在用它。
  陈刚还思考了如何在舞台上运用昆曲的美妙姿态。最后,他发现更多的动作会分散注意力。因此,即使他长得漂亮,他还是不得不放弃音乐。
  在去年的首映式上,陈刚邀请了一位德国人来现场。他听不懂昆曲的歌词,只知道故事。他仍然饶有兴趣地听着,很着迷。
  “昆曲为什么在国外这么受欢迎?人们听不懂你的歌词。他们通过音乐美、语言美、节奏美来理解中国文化的奥秘。陈刚的音乐离不开一个“情”字。梁祝是纯情,王昭君是深情,而爱情战争是慈悲。
  “无情不造乐,无情不成书,艺术的起源就是一个‘爱’字。”
  陈刚笑着说,“良渚”很纯洁。有人说我是否经历过一段难忘的爱情。事实上,那时候,我并没有真正坠入爱河。一切都是虚构的。”“王昭君”是我经历“文革”后的一段非常复杂的爱情。我想我的生活已经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就像昭君出城一样,他既爱家乡,又爱新家。这是非常复杂的爱情。”
  从祝英台到王昭君,再到祝英台,再到祝英台,都是当代女性创作中的一个重要主题。
  瓦格纳有句谚语:女人是生命的音乐。女人是音乐创作中非常重要的主题,通过对女人的爱,可以展示人性的美。
  陈钢还记得在英国的一次演出。虽然他不认识梁山伯和祝英台,但听了"陈钢"之后,许多外国人哭了起来。
  他们不需要知道这个故事,他们完全被音乐感动了。中国艺术的本质是表意的。音乐不能写,但它应该把限制变成无限。
  意大利诗人翁加雷蒂有句名言:"我用无边无际,照亮我。"陈钢把这首诗印在名片上。在他看来,音乐是无边无际的。
免费发布分类信息